八项行动,广东农村普惠金融续写新篇章

2019-11-28 14:43 来源:未知

广东省政府决定,从2014年9月起,利用1年左右的时间,在粤东西北试点县全面完成农村普惠金融建设任务。记者近日从粤东西北地区农村金融工作现场会获悉这一消息。

普惠金融,风起南方。金融大省广东,在农村普惠金融先行先试。

今年3月,广东省政府出台《关于深化农村金融改革建设普惠金融体系的意见》,提出要通过3—5年的努力,基本建成较为完善的普惠金融体系。记者走访发现,在广东,已经出现了诸如农村金融服务站、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等普惠金融创新模式,让农民足不出村即可享受贷款、汇款、取款、保险等基础金融服务。

广东是金融大省,金融业各项主要指标均居全国前列,但农村金融仍然是其金融体系的薄弱环节,尤以粤东西北地区最为突出。为此,广东省政府近日在云浮召开粤东西北地区农村金融工作现场会,总结推广云浮等地农村金融工作的经验做法,研究部署推进粤东西北地区普惠金融建设和农村金融改革发展工作,并正式发布了《广东省开展农村普惠金融试点方案》。副省长陈云贤、邓海光出席会议并讲话,省金融办、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省委农办、省农业厅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当前,无论是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还是国务院多次出台文件,都提出要坚持用金融手段把“三农”问题解决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专门批示:“加强金融对‘三农’的支持;涉农金融机构要树立普惠金融理念,努力下沉经营重点,不脱农、多惠农,不断提升农村金融服务能力和水平。”

●南方日报记者 唐柳雯

陈云贤表示,为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三农”水平、发挥金融支持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作用,省政府决定在粤东西北地区开展普惠金融试点,推进县级综合征信中心、信用村、乡村金融服务站、乡村助农取款点的建设,以及农村产权抵押担保贷款、“政银保”合作农业贷款、妇女小额担保财政贴息贷款、金融扶贫贷款的推广等“八项行动”。

2013年,广东省委、省政府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金融强省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国际金融、产业金融、科技金融、农村金融、民生金融等五大金融,并推动粤东西北地区金融跨越发展。

探访

记者了解到,上述“八项行动”就是省金融办、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省委农办、省农业厅等8个部门联合制定的试点方案的主要内容。值得一提的是,在试点方案中,每个试点县都将建立一个县级综合征信中心,主要依托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的“广东省农户信用信息系统”,采集公安、工商、法院、税务、海关、国土、环保等政府部门的非银信息,建立综合性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实现信用信息的互联互通、共建共享。这不仅有利于解决农村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而且对农村治理机制创新也有着重要意义。

2014年6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深化金融改革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的意见》明确要求进一步深化农村金融改革,提高金融服务“三农”水平;加大对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的金融支持力度,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村里也有了提款机

试点方案还细化了金融支持政策,进一步强化金融服务农村经济的力度。具体包括增加县域金融机构服务网点和村镇银行、小贷公司、融资担保公司等机构;制定落实“县域内金融机构新吸收的存款主要用于当地发放贷款”的考核办法;对妇女小额担保财政贴息贷款实行基准利率或优惠利率;积极推行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第三方信用评价;推动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建设,切实维护农村金融稳定等内容。

在此背景下,9月26日,广东省政府在云浮召开了粤东西北地区农村金融工作现场会,研究部署推进粤东西北地区普惠金融建设和农村金融改革发展工作。备受关注的《广东省开展农村普惠金融试点方案》也在会上正式出炉。

“现在在家门口就能办好银行业务,还能办理开卡业务,工友们都过来开了卡,节省了不少时间!”广州增城安良村村民刘阿姨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工厂打工,由于村里没有ATM机,每月发工资后她只能去镇上的银行取现,来回几公里路程“很不方便”。后来,村里建起了中国农业银行的金融服务站,存取款等基本的金融服务问题便迎刃而解。

为确保“八项行动”落到实处,陈云贤要求全省各地、各有关部门明确任务、突出重点,坚持因地制宜、分类指导,坚持统筹协调、务求实效,坚持市场导向、严控风险,重点抓好加强信用体系建设、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健全风险管理体系四个方面的工作,推动广东省农村普惠金融工作再上新台阶。

事实上,此次广东围绕普惠金融,打出一套“组合拳”,就是要从根本上破解农户、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克服农村金融服务成本较高,风险补偿机制不健全等困难,为农村金融建立“贴身暖心”的政策支持体系和长效激励机制。

走进十来平方米的农行安良村金融服务站,除常见的ATM机外,还有一台被称为“超级柜员机”的大家伙。“它能办理8大类56项业务呢。”农行增城中新支行行长郭文斌告诉记者,金融服务站平时并没有专职人员驻守,农行每周有3天会派工作人员驻点金融工作站服务,为村民提供免费咨询服务。而在大部分时候,这台“超级柜员机”则可以解决村民们一般的金融服务需求。

为此,南方日报今起将陆续推出“普惠金融 广东探路”——农村金融改革进行时的系列报道,围绕当前农村普惠金融推进过程中的重点、难点,呼应社会热点话题,从微观层面多角度展现广东在这一领域的创 新思路和探索。通过权威政策解读,聚焦典型人物、故事,突出反映广东农村普惠金融在各个领域所取得的实效,给农民创业、农村百姓经济生活带来的实惠和变 化。敬请垂注。

在广州增城中新镇,这样的金融服务站已经有三个,“填补了农村金融服务的空白点”。郭文斌告诉记者,农村金融服务站整合了村镇银行、自助银行、社区银行的功能,将金融服务延伸到村民家门口,农民可以方便地享受存取款、办卡、挂失、汇兑结算、投资理财等各项服务,解决了以往“取现难、结算难”的问题。

2014年9月26日,省政府在云浮市召开粤东西北地区农村金融工作现场会。会上,省金融办会同省委农办、省农业厅等8部门联合印发的《广东省 开展农村普惠金融试点方案》正式出炉。方案决定从2014年9月起,利用一年时间,在粤东西北地区开展以“八项行动”为主要内容的农村普惠金融试点工作。

在金融服务站落成以前,谁也没想到,就在这金融服务还未触及的“最后一公里”,隐藏着十分旺盛的金融服务需求。“据计算,平均每周我们要在安良村这个服务站加入70多万元现钞,老实说,我们也没想到农村有如此旺盛的现金需求。”郭文斌表示。

那么,我省这次推出农村普惠金融“八项行动”的背景是什么?它包含了哪些方面的主要内容?能给广大农民带来什么好处?带着这些问题,笔者专访了省金融办主任刘文通。

在增城,农业银行已经初步建立起“物理网点+农村金融服务站+惠农通”三级金融服务网络,解决农民最基本最急需的金融结算需求。截至目前,该行在增城地区惠农通有效服务点达255个,覆盖增城辖内188条行政村,覆盖率达95%。其中,中新镇35条行政村实现了全覆盖。

农村地区推行普惠金融建设迫在眉睫

不仅如此,在全广东范围内,农业银行以“惠农通”综合服务平台打通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目前已在广东省县域地区设立“金穗惠农通”工程服务点18238个,其中助农取款点13667个,覆盖1.4万个行政村,占全省行政村的90%以上。

南方日报:这次省金融办等八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广东省开展农村普惠金融试点方案》,是基于什么样的背景,有什么样的考虑呢?

模式

刘文通:首先,发展农村普惠金融,是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的重要动力,这是由当前省情决定的。去年以来,粤东西北地区发展显着加快,与珠三角地 区互动程度明显提高,全省经济发展协同度和平衡性有所改善,但是金融发展的不平衡并没有得到改善,成了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的短板。

格莱珉模式落地开花

从全省看,我省明显分为三个经济发展圈。第一圈是广州和深圳,以22%的人口贡献了44%的GDP;第二圈是珠三角地区其他7个地市,贡献了 35%的GDP;第三圈是粤东西北12地市,人口占全省46%,GDP仅占全省21%。而金融上的差距更加明显,第三圈层金融业增加值仅占全省8%。在存 贷款规模和上市公司家数方面,第三圈层仅占约10%。有限的金融资源不但没有实现“扶贫”,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资金的“抽水机”。

作为广东省建设农村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增城普惠金融发展方兴未艾。记者了解到,增城自2013年获批建设省级农村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以来,积极开展农村金融改革创新试点,大力推动包含金融平台、金融组织、金融产品在内的农村金融体系创新,并通过建设广州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区、加快农村金融服务站覆盖,设立资金互助合作社以及成立南粤基金等,推动普惠金融多领域发展。

不过,可喜的是,粤东西北地区金融业增加值同比增速比全省高了2.4%,在云浮、梅州、茂名等地,农村金融信用体系建设、农业政银保试点、创新 农村资产抵押贷款、基层农村金融服务点等都取得了积极进展。因此,我们一方面需要在粤东西北地区大力推广这些好的经验,充分发挥示范带动效应;另一方面, 针对农村地区发展特点做出有针对性部署,迅速掀起新一轮农村金融大发展浪潮,为粤东西北地区加快发展增添动力。

也正是在这时,一种源于格莱珉银行的普惠金融模式也在这里落地开花。继去年广州首家由企业牵头、农户自主入股设立、提供社员之间资金互助服务的农村金融组织——福享资金互助社成立后,第二家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粤汇资金互助合作社也于今年1月开始正式运作。

其次,发展农村普惠金融,是当前国家和我省深化“三农”工作重要部署之一,具有完备的政策依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 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发展普惠金融”。今年以来,国家着重加强农村金融工作部署,年初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多项具体要求,如强化金融机构服务 “三农”职责、发展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加大农业保险支持力度等。今年,省政府也将建设农村普惠金融列为2014年工作计划,并在6月印发了《关于深化 金融改革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的意见》,提出深化农村金融改革,提高金融服务“三农”水平的各项具体举措。

据了解,源自孟加拉国的格莱珉银行模式,是一种利用社会压力和连带责任而建立起来的组织形式。其主要特点是针对最贫困的客户提供小额短期贷款,借款人按周期还款,整贷零还。更重要的是,在被分成5人左右的小组后,借款人无须提供抵押,而是通过其他组员“联保”代替传统意义上的担保,形成相互监督的机制。

第三,发展农村普惠金融,需要在广泛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提出因地制宜、切实可行的系列措施。今年7、8月,省金融办会同21个地级市金融局进行了 农民金融需求问卷调查,共计收回有效调查问卷1.57万份,为我们起草《试点方案》提供了有力的数据支撑。调查结果显示,相对于城市地区覆盖广泛、方便快 捷的金融服务,我省农村地区的金融服务还很不方便,广大农民所急需的,主要还是取款、代缴等基础金融服务;农村贷款主要用于日常农业生产经营,且主要是小 额贷款,但由于大部分农户不能提供抵押、担保等手续,正常贷款需求难以得到满足。这也充分说明,在我省农村地区推行普惠金融建设迫在眉睫,意义重大。

“我们合作社有136户社员,其中农民有124户,占比达到了90.51%。”粤汇资金互助合作社总经理何俊明告诉记者,粤汇资金互助合作社在广州及增城金融、农业管理部门指导下,是由广州市增城丰粮农业专业合作社作为主发起人,由社员自愿入股设立,为社员提供资金互助服务的经济合作组织。

一年内在试点县完成农村普惠金融建设

记者采访发现,在这个由熟人缔结的组织中,互助金由社员共同出资提供。合作社的主要职能,是向社员吸收、贷放互助金;同时,受托管理政府“三农”扶持资金和重点产业扶持资金等。

南方日报:刘主任,刚才您提到要在全省尤其是粤东西北地区开展以“八项行动”为主要内容的农村普惠金融建设。您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农村普惠金融“八项行动”的具体内容呢?

“会员共同出资的资金封闭运作,一个社员如果要贷款,找其他社员担保就可以了。”何俊明也提到,合作社实施“项目制”,对于是否要贷款给社员,“要看贷款者申请的项目是什么,贷款的用途是什么”。当然,为了进一步防范风险,合作社规定单笔贷款在50万元以上的必须有一定的抵押或“预收账款”“大额订单”等证明。

刘文通:“八项行动”是指我省农村普惠金融试点要重点推进的八项具体工作,包括“四个建设”和“四个推广”,即建设县级综合征信中心、信用村、 乡村金融服务站和乡村助农取款点,推广农村产权抵押担保贷款、“政银保”合作农业贷款、妇女小额担保财政贴息贷款和金融扶贫贷款。

何俊明说,目前粤汇资金互助合作社尚未出现贷款到期不还的案例。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合作社已经贷放互助金共13笔,合计金额676万元。其中支持农业种植6笔,合计资金206万元;支持社员基础项目建设4笔,合计资金350万元;支持农业采购1笔100万元。

事实上,这八项工作,此前省内的不少地方,如云浮、梅州、清远、湛江等地都开展过,有了比较成功的经验。但每个地方一般只是开展其中的一项或几 项。这次我们在总结各地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将这“八项行动”作为一个系统性的整体,在每个试点县集中推出,以组合拳的方式形成整体效应,增强政策效果。

趋势

同时,这次农村普惠金融“八项行动”将首先在粤东西北地区的12个市进行试点,每个市确定1—2个县作为试点县。试点工作从9月份启动,将利用 一年左右的时间,在试点县完成农村普惠金融建设,具体任务则有五项:一是建成县级综合征信中心。二是建成的信用村占全县行政村总数的60%以上。三是乡村 金融服务站、乡村助农取款点实现行政村和较大自然村全覆盖。四是至少开展农村产权抵押担保贷款、“政银保”合作农业贷款、妇女小额担保财政贴息贷 款、金融扶贫贷款中2项以上的贷款服务。五是结合地方实际和农民需求,增加创建项目,扩大创建成果。在完成试点的基础上,我们将认真总结试点经验,在全省 全面推广农村普惠金融建设的工作。

普惠金融服务尽快“村村通”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手机版599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八项行动,广东农村普惠金融续写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