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艰难应对,债券基金赎回承压

2019-09-17 11:02 来源:未知

  固定收益:黑色六月

  “在流动性收缩的背景下,除了拆借资金,几乎所有的金融产品都将出现价格跳水,包括债券在内。”这是一位年轻的债基经理在6月上旬接受记者采访时所作的预言。当时,他已对股、债市的资金面持谨慎态度,而近日与记者交流时,他则表示,上周公司内部会议讨论认为,尽管银行间现券收益率整体有所下行,但只存在短期的交易型机会,下半年配置上依然应以短久期为主,不可贸然拉长久期。

  信托资金池爆仓隐忧

  另有基金经理认为,央行对此次资金面紧张迟迟不放水,主要是对影子银行的容忍程度在降低,“让银行体会一下资金面紧张是什么滋味,比平时苦口婆心要求他们降低杠杆更加有用。”这位基金经理认为,央行此举意在令商业银行切实降低杠杆率,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数月信贷有望收紧,“主管部门希望资金流向真正需要的地方,比如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但能否真正落到实处,仍然需要密切关注。”有基金经理对此不甚乐观,反而认为对一些企业来说,“收紧信贷”仍是主流。

  货币基金:机构是把双刃剑

  银行间债市不同于股市之处在于“趋势高度一致”,股市在熊市时还有行业、板块分化,债市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几乎没什么个券行情。

  上周,资金面出现持续紧张,不仅在固定收益投资领域引起前所未有的“钱荒”令基金经理疲于奔命,权益类投资方面,很多基金经理关注信贷政策所要发生的变化,资金面的步步惊心令其日渐趋于防守。

  “现在情况基本稳定下来了。一方面,想走的机构客户已经走了;另一方面,资金价格也下来了,钱没那么紧了。”最近几天,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销售总监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了公司货币基金的申赎情况。据了解,该公司的货币基金在6月中旬时约40多亿元,但被“钱荒”风暴席卷之后,至7月初时已缩水三分之二了。

  作为获取高收益主要方式的代持、养券等“加杠杆”惯用手法已成为圈内敏感词。

  □本报记者 江沂

  6月下旬,资金紧张气氛蔓延至全市场。在人心惴惴不安之时,货币基金遭遇大量赎回甚至爆仓出现负收益的消息也不断得到一些市场人士的证实。不仅如此,有消息人士透露,同样面临资金紧张困境的银行,竟然出现了以各种理由拖延清算、支付,导致客户货币基金的赎回款项不能及时到账,一怒之下对基金公司提起诉讼的情况。

  一位资深银行间交易员告诉记者,银行间交易获得额外收益的方式,在于资金成本需要低于票面利率,现在隔夜拆借利率远高于票面成本,因此资金面紧张。资金面一旦紧张,拆借利率就会被推高,形成恶性循环。

  权益投资:密切关注实体经济

  随着资金利率的一路下行,“钱荒”似乎已成往事。不过,这场曾给市场带来严重考验,并引爆一系列问题的危机,仍让不少机构和投资人士反思。

  过去几个月,债市稽查风暴使涉嫌通过利益输送、非法获利的万家基金邹昱、中信证券杨辉、嘉实基金“明星人物”吴洪坚相继落马。虽再未传出相关人士被调查消息,但市场神经并未放松。

  “开始大家都在观察央行的态度,很多人判断上半年流动性宽松的态势能够延续,央行最终会放水,但最后都失望了,央行暂停了央票的发行和逆回购,对市场的紧张始终保持克制。”有债券基金经理告诉记者。至周四,银行间市场出现违约事件,令市场的紧张情绪到达高点。“大家都觉得资金面的宽松终究会有所改变,经过6月份,接下来几个月大家的组合将会越来越趋于防守。”

  “做了这么多年的债券投资,我的心得是:大局观一定要好。债券投资必须以很好的宏观研究作为支撑,这样才能作出比较理性的预判,先人一步进行投资决断。债券市场不像股市,流动性没那么好,有时等你真的想卖时,可能都无法找到交易对手或者以好的价格出手。”这是另一位资深基金经理的感慨。  

  “半年业绩一路高,突然掉头没法抛,不知啥时能降准,中债估值似剪刀。”有银行间交易员如此发出感慨。

  “忙完了5月,白头发能多几百根”,一位固定收益投资总监感叹道。过去三周时间,他一直在艰难支持,市场资金面异常紧张,商业银行间甚至出现违约,回购利率大幅攀升,两度到达峰顶,资金面紧张程度与2011年三季度接近。

  信用债市场:黑天鹅出现概率大

  汪杰认为,引起债市监管风暴的原因很简单,中国债市发展一直遵循“先发展后治理”的准则,债市长期处于“疏于治理,缺乏监管”的状态。

  “5月份的资金紧张可能跟QE提前退出、外汇占款突然减少有关,但6月份的紧张则是与央行货币政策态度改变有关,这些仍然将影响实体经济走势。”深圳一位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他过去数月间频繁调研,感觉实体经济的复苏程度并没有预想中那么好。“除了电子行业受益于国外的强大需求,表现还不错,其他的行业不容乐观。”这位基金经理如是说。

  基金业内人士表示,遭遇债项评级下调的主要为企业债和公司债,一些城投债的评级也由AAA下调到AA ,或由AA 下调至AA。评级机构少有的密集下调评级,或是也在传达监管层的某些意向。

  国内资金面紧张已是不争事实,多数业内人士预计,短期货币从紧格局不会改变,金融机构面临去杠杆和信贷结构调整,管理层也希望引导更多信贷资金投入实体经济。

  对于广大货币市场基金经理来说,市场资金的紧张伴随而来的就是资金的大额赎回。上周四中午11:30,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达到13.444%,刷新之前的峰值。深圳炎热的天气下,有货币基金经理坦言“满头冷汗”。为了筹措足够的头寸,不少货币市场基金只能忍痛售出短期融资券,“周二周三,卖短融基本上很难找到买家,我们交易员不停的打电话发QQ信息,大家都是同样的情况,资金紧张,没人接得了。”有债券研究员告诉记者,有银行内部会议明确要求不许接券。整个市场的紧张程度较4月份“债券监管风波”时有过之而不及。

  “未来在银行降杠杆、解决期限错配的过程中,流动性的紧张对于后续融资平台的资金供给也会产生一些压力,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在这种大环境下,‘黑天鹅’事件产生的概率较大。”另一位债市观察人士则这样说道。

  债券交易大幅萎缩,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券商的固定收益部门。据记者了解,除了个别券商已预判性悉数清空债券资产配置外,多数券商仍被套牢。

  对于偏股型基金经理来说,资金的紧张加上IPO重启的消息,令他们有“退潮”的感觉。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去杠杆化:短期从紧格局不变

  一位债基经理谈起上述事项时表示,从目前的一些政策取向来看,新一届政府比较倾向于防控实体经济和金融领域内潜在的风险,实际上这也是许多投资人士所支持的,因为大家普遍认为,在产能过剩比较严重的情况下,如果还继续进行宽松刺激,就有经济失速的风险。

  闹钱荒的不仅仅是银行。

  “现在货币基金支付功能不断得到突破,只要能在便利性上满足客户需求,我觉得普通投资者还是乐意用货币基金替代活期存款的,而这将大大增强基金资产的稳定性。”这位市场人士表示。

  债市交易主体的丰富以及业务创新,市场也出现越来越多的监管空白,使得长期以来“一行三会”的监管方式存在监管失位的风险。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手机版599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基金经理艰难应对,债券基金赎回承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