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子公司调查,基金子公司积极杀入股权质押

2019-09-19 05:42 来源:未知

  本报记者 李新江 北京报道

图片 1基金子公司积极杀入股权质押市场

基金子公司积极杀入股权质押市场自3月首单业务至今,5家基金子公司共签15单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市场正在吸引越来越多基金子公司参与。自3月份首单业务至今,5家基金公司专户子公司共收获15笔业务,万家共赢和民生加银资产管理目前处于领跑地位。据赤峰黄金昨日发布的股份质押公告显示,该公司股东赵桂香、赵桂媛分别将其持有的赤峰黄金限售流通股1836.65万股质押给民生加银基金旗下专户子公司——民生加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期限自6月17日起。Wind统计显示,这已是3月份以来基金子公司参与的第11家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业务,按照参与质押的股东数量计算,共计15单。作为银行系基金公司旗下子公司,民生加银资产管理公司已获得加加食品公司两家股东、万泽股份大股东万泽集团以及赤峰黄金两位自然人股东的股权质押业务,这些业务全是5月份以来获得。作为首家引入股权激励的基金专户子公司,万家基金旗下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在股权质押业务上也做得风生水起。据Wind统计,从3月份首次开展股权质押业务以来,该公司已先后拿下东方园林、三泰电子、普邦园林和向日葵等四家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业务,是目前开展该项业务最为积极的基金子公司。兴业全球基金旗下子公司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获得申科股份和美晨科技两家公司股权质押业务。业内人士指出,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业务历来是银行和信托公司的天下,但今年以来,和上市公司及其股东关系密切的券商和基金子公司介入该业务领域,使得该项业务的格局开始改变,一些信托公司在股权质押方面的业务开始收缩。银行系基金子公司在该项业务上具有天然优势,除民生加银子公司外,工银瑞信[微博]和招商基金旗下子公司也已在股权质押业务上试水,工银瑞信基金旗下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4月份收获了西南证券大股东重庆渝富股票收益权及质押股权业务。招商基金旗下招商财富4月份收获首单上市公司恒星科技股权质押业务。实际上,自进入市场半年来,股权质押只是基金子公司开展的众多业务中的很小的一项,基金子公司其他业务也开展得如火如荼,其中以房地产融资业务占比最大,多家基金子公司规模短期内增长迅速。如万家基金网站信息显示。截至6月初,万家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自2月17日成立以来资产管理规模已突破100亿元大关,主要业务类型涵盖房地产融资、股票质押融资、债券投资、股票投资等多个领域。

图片 2本报记者 资料图

  自3月首单业务至今,5家基金子公司共签15单

  一家基金公司的子公司业务能够给公募公司带来多大的规模想象?

  证券时报记者 朱景锋

  5月16日,来自一家次新基金公司的数据显示,成立三个月后,旗下子公司业务带动的规模增量达到10亿元,这一数字超过该公司目前旗下所有公募基金的总规模。

  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市场正在吸引越来越多基金子公司参与。自3月份首单业务至今,5家基金公司专户子公司共收获15笔业务,万家共赢和民生加银资产管理目前处于领跑地位。

  按照消息人士的说法,新华基金[微博]4月19日成立的子公司深圳新华富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将旗下原专户业务纳入子公司之后,该公司目前还在和股东方新华信托协议,将接手一单百亿规模的银行通道业务。如果得以实施,这意味着多年以来一直难以跨越百亿规模大关的新华基金,通过基金子公司业务迅速超过原公募业务的规模。

  据赤峰黄金昨日发布的股份质押公告显示,该公司股东赵桂香、赵桂媛分别将其持有的赤峰黄金限售流通股1836.65万股质押给民生加银基金旗下专户子公司——民生加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期限自6月17日起。

  包括新华基金、东方基金、财通基金[微博]、英大基金、国金通用和方正富邦等基金公司在内,多数中小规模基金公司在传统公募业务增长上遭遇瓶颈,基金公司子公司业务已经成为这些公司弯道超车的主要抓手。

  Wind统计显示,这已是3月份以来基金子公司参与的第11家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业务,按照参与质押的股东数量计算,共计15单。作为银行系基金公司旗下子公司,民生加银资产管理公司已获得加加食品公司两家股东、万泽股份大股东万泽集团以及赤峰黄金两位自然人股东的股权质押业务,这些业务全是5月份以来获得。

  而对于一些大型基金公司来说,提前布局则意味着更早的获益。比如,目前由嘉实基金旗下另类集团与阳光红岩投资事业集团合作成立的嘉实七星主导的某动画片翻拍真人版本项目已经开始运作。

  作为首家引入股权激励的基金专户子公司,万家基金旗下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在股权质押业务上也做得风生水起。据Wind统计,从3月份首次开展股权质押业务以来,该公司已先后拿下东方园林、三泰电子、普邦园林和向日葵等四家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业务,是目前开展该项业务最为积极的基金子公司。兴业全球基金旗下子公司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获得申科股份和美晨科技两家公司股权质押业务。

  从2012年四季度基金公司子公司开闸,短短半年多时间,已经俨然呈现出一幅新的资管版图雏形。某种意义上,这并非处于混业竞争的局面,而是一场放马圈地的业务扩张大戏。

  业内人士指出,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业务历来是银行和信托公司的天下,但今年以来,和上市公司及其股东关系密切的券商和基金子公司介入该业务领域,使得该项业务的格局开始改变,一些信托公司在股权质押方面的业务开始收缩。

  摆在基金公司子公司前面的,是与商业商业银行、信托公司、券商、期货公司、阳光私募和上市公司,甚至地方融资平台和非上市公司等资本链条,重新厘定角色形成一对一或者一对多的合作模式。

  银行系基金子公司在该项业务上具有天然优势,除民生加银子公司外,工银瑞信[微博]和招商基金旗下子公司也已在股权质押业务上试水,工银瑞信基金旗下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4月份收获了西南证券大股东重庆渝富股票收益权及质押股权业务。招商基金旗下招商财富4月份收获首单上市公司恒星科技股权质押业务。

  而投资标的则包含传统的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和期货市场,各类直投项目,利率、汇率、金融衍生品,以及未来一切可以实施资产证券化的标的。

  实际上,自进入市场半年来,股权质押只是基金子公司开展的众多业务中的很小的一项,基金子公司其他业务也开展得如火如荼,其中以房地产融资业务占比最大,多家基金子公司规模短期内增长迅速。如万家基金网站信息显示。截至6月初,万家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自2月17日成立以来资产管理规模已突破100亿元大关,主要业务类型涵盖房地产融资、股票质押融资、债券投资、股票投资等多个领域。

  根据目前基金公司子公司合作金融机构的类别,本报记者梳理目前已经开展和正在研究的九大业务模式,呈现最完整的基金子公司业务版图。

  谈及基金公司子公司业务前景,多数基金业内人士提到工银瑞信[微博],背靠国内最大的商业银行,这家基金公司子公司业务的一举一动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据接近工银瑞信人士透露,目前工银瑞信基金子公司工银瑞信投资公司的管理规模已经达到百亿体量,在此之前,该公司的主要业务项目为幸福城市系列,投向于符合城镇化建设的民生工程领域,以及投资于票据业务的产品。前期工银瑞信投资公司一款北京地铁项目已经进入运作期,这款产品是否为工商银行转表贷款业务尚难判断。

  而来自工银瑞信的消息称,工银瑞信投资公司近日正在筹备收益权转让业务,包括依托银行进行的股权质押融资等,这一系列业务均依托于银行系统中准备发行信托类产品的项目,以及大批票据业务需要通过类信托发行理财产品来转移到表外的业务优势,直接对接工商银行的资产池。

  另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民生加银子公司的业务围绕民生银行明星分行长沙分行展开,日前加加食品的两位股东将持有的加加食品股权质押给民生加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时两位股东又从民生银行长沙分行获得贷款。知情人士透露,民生银行长沙分行尽管仅成立不到五年,但是通过银证合作替代银信合作进行票据业务,资产规模出现数倍增长,是民生银行系统内的创新标兵。

  而据民生加银人士透露,民生加银资管公司筹备成立至今,项目储备规模已超过千亿元,立项规模超过了600亿元。储备业务类型将涵盖委贷、票据、股权质押、定增、资产收益权、股权投资等。

  实际上民生加银资管公司成立之初就依附民生银行,办公地点在民生银行总行,反而与民生加银基金公司存在更大空间上的隔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民生加银资管公司在民生系统中的定位。

  5月21日,民生加银基金一位高管指出,第一年,民生加银子公司将主要从事和民生银行对接的类信托业务。据透露,目前由民生银行为核心的“亚洲金融联盟”囊括约30家城商行和保险机构,按照公司已有的战略设计,与这些机构搭建合作模式,均将是未来民生加银子公司业务的重要出口。而公司与其它银行的合作也已经开始运作。

  而中银基金和建信基金[微博]等大中型银行系基金公司的业务模式也颇为类似。

  而近期新华基金子公司传言从新华信托接手一单百亿规模的通道业务,则是信托公司与银行资产池合作的一种身份承接,与此同时,部分基金公司参与保障房和城镇化等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或也与这一类业务合作有关。

  对于资金池和资产池业务,其它非银行系基金公司除了不具备相关股东优势之外,在监管层发布2012【463号文】和8号文之后,银行在参与信托类业务合作时,停止对信托产品投向企业进行贷款增信,这也意味着银行不对通道机构的业务进行实质上的兜底,非银行系信托公司和基金公司子公司在参与类似的业务时,不得不考虑面临的兑付风险,银行系基金公司显然显得例外。

  也是基于这一原因,北京某基金公司高管日前受访时表示,目前该公司子公司对于银行资金池和资产池业务非常谨慎,而事实的另一面是,市场上再传出万亿规模的概念,早已不像去年同期一样令人瞠目舌。

  银行系瞄准资产池

  “接盘”业务呼之欲出

  信托业的兑付危机,在一些人眼里是危机,在另一群人眼里是机会。而从另一个角度,基金公司与信托公司并非仅仅是业务版图上的竞争关系,通过业务链条合作,在很大程度上包含了利益均沾的意味。

  按照北京某基金公司高管的说法,目前国内信托业屡屡传出的兑付危机,多数并非信托资产的资质问题,而是由于信托抵押物变现能力较差,可能在兑付期无法迅速变现,从而造成刚性兑付的压力。

  目前不少基金公司子公司正在研究信托项目接盘产品,在信托产品到达兑付期之后,帮助信托公司将抵押资产变现。

  “信托公司的抵押品,譬如土地资产往往按照市价的4-5折甚至更低抵押,如果我们能够接过来,既保障了信托公司的到期兑付,又能通过一个折扣价格取得相关的项目资产或抵押物资产,而且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将这些产品变现。”上述人士指出。

  在此之前,中信信托有意将湖北三峡全通融资抵押的土地进行拍卖,不过中间有神秘者出现接盘,但是下一步信托产品刚性兑付的怪圈破局在即,项目资产和抵押物转让机制呼之欲出,也意味着其中将孕育出更大的市场机会。

  而目前来看,基金公司子公司与信托公司的合作在另一个领域已经展开。

  由于信托产品存在投资人数量上的硬性规定,譬如100万-300万元区间的投资人限定在200人以内,相反对于300万元以上的投资人和企业参与数量不限,使得信托投资人的机构限制信托产品的规模总量。其中100万-300万元的投资人通过集合成立一只基金专户产品,参与信托投资,则避开了这一限制。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手机版599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基金子公司调查,基金子公司积极杀入股权质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