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页岩气或将决定能源价格,石油沙皇

2019-11-22 01:44 来源:未知

图片 1

“在我70年的石油生涯中,我见过油价不到2美元的时候,也看到油价飙升到147美元” “我经历过产业过剩与供应紧缺,也目睹了石油泡沫的繁荣与破灭”

就在外界纷纷建议以沙特阿拉伯为代表的产油国通过减产的方式挽救狂泻的油价时,这个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的石油部长阿里·纳伊米(AliAl-Naimi)表示,该国将一直保持稳定的石油产能。 市场不需干预? 正在秘鲁出席利马气候大会的纳伊米再次重申了两周前在石油输出国组织大会时发表的观点:石油市场自己会调节到平衡状态,不需要沙特的干预。 11月,沙特的原油产量在960万~970万桶/日之间,与10月的预测一致。 在被问及明年6月举行的下轮欧佩克会议开始之前是否需要减产时,纳伊米反问道:“为什么我们要减产?”他坚称,任何商品都避免不了价格的上下波动。 11月27日的欧佩克会议上,海湾石油国家驳回了委内瑞拉敦促欧佩克减产的动议,沙特成功说服欧佩克作出不减产的决定,随后全球油价又下跌了13美元/桶。10日,欧佩克一揽子原油平均价格进一步跌至61.92美元,创下5年多来的新低。 外界普遍认为,如果油价继续下挫,委内瑞拉将会是欧佩克成员中损失最惨重的一个。 同样在气候大会上,委内瑞拉外长拉斐尔·拉米雷斯(RafaelRamirez)对纳伊米做出回应:欧佩克一定要减产,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和可预测的市场”。 而纳伊米称:“除非有客户需要买更多的石油,否则我们的产量不会发生变化。”这意味着,沙特可以选择维持或增加原油产量,但对于减产并未给出谈判空间。 欧佩克出现分化 这些意见不合凸显了欧佩克内部日益加剧的分化:核心海湾石油生产国拥有大量现金储备,足以承受一段时间的低油价考验;而对于委内瑞拉,石油工业占其财政收入的70%,油价的低位运行无疑将对经济造成重创。 “不仅是委内瑞拉,油价暴跌对所有欧佩克成员国来说都非常令人担忧。”拉米雷斯说。 他称,委内瑞拉会在观察明年第一季度油价表现之后对是否呼吁欧佩克召开紧急会议做出评估。但他补充道,是否召开紧急会议应对油价暴跌取决于明年的轮值主席国尼日利亚。 同一天,欧佩克发布了12月的石油市场报告。报告称,由于全球石油产量增加,欧佩克将该组织明年出产的原油需求量预测从目前的2940万桶/日下降到2890万桶/日,这个数字比之前预计的少了30万桶/日,创下12年来的新低。 “油价下跌对谁都没好处。”拉米雷斯说,并且重申100美元/桶是一个比较合理的价位。 “合理的油价运行周期可以让生产国提高自身生产能力,”拉米雷斯强调,“当这些石油生产国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去满足国际能源需求的时候,那些对目前油价下降拍手叫好的人就有苦头吃了。” 定价权之争 沙特放任市场调节的决定一度引发油价自由落体式的下跌。石油贸易商纷纷揣测,在沙特最终出手干预市场之前,油价还存在多少下跌空间。另外,他们也在观望目前已经产能过剩的美国页岩油输出是否也会放缓。 评论指出,沙特拒不减产显示了其试图利用油价大跌的势头争夺国际石油市场定价权,而对手正是美国的页岩油产业,沙特将利用低油价迫使其减产。 在全球石油市场上,最受瞩目的玩家莫过于欧佩克,这个由12个成员国组成的石油生产者联盟贡献的原油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1/3,对价格的决定权影响极大。 另一方面,美国近年异军突起的页岩油产业和巨大的产能让中东的石油巨头十分忌惮。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到2019年,页岩油产量将从目前的800万桶/日上升到960万桶/日。 高盛指出,随着美国页岩油产能的提高,欧佩克正在逐步丧失定价权,原油市场的定价机制将转向由美国页岩油的边际成本来决定。

美国能源信息署修订了其对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的预测,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1.0145亿桶/天,而日产量为1.0154万桶。这一调整使得石油行业高管越来越担心全球经济放缓将影响石油消费并对油价造成压力。

——阿里·纳伊米

事实上,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2019年全球石油库存将保持在每天40万桶的增长速度。本周,欧佩克还向下修正其对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的预测,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仅比2018多出124万桶/日。这比之前的预测减少了5万桶。

现年81岁的沙特石油大臣阿里·纳伊米卸任,其职位由沙特阿美石油公司董事长法利赫接任。为捍卫市场份额,他采取不减产政策,致使国际油价从100多美元,狂跌至目前的40多美元。分析称,一代“石油沙皇”,卸任得并不风光。

尽管经济消息令人沮丧,油价仍然上涨,可能是因为沙特石油部长法利赫( Khalid al-Falih)宣布沙特计划在3月份削减石油产量至接近980万桶/日,石油出口量下降至690万桶/日。然而,法利赫没有给出预定减产的理由,远远低于沙特目前石油输出国组织给的1030万桶/天的产量配额。这引出了一个问题,即沙特是否正试图扮演左右石油市场的角色,削减自己的石油产量生产以防止油价下跌。沙特曾在当时的石油部长扎基亚马尼的指导实施了这一项战略,沙特并不是让所有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同时削减产量,而是试图通过单方面减少石油产量来提高石油价格。

尽管目前尚无法判断正是他的决策,加速了石油市场的洗牌。但从木材时代到煤炭时代,从煤炭时代到石油时代,再从石油时代到多元化能源时代,全球能源消费的趋势是从高碳走向低碳。距离石油终结的时代也许还有十年,二十年,但人们必须充分准备好。

然而,此举未能使沙特阿拉伯受益,结果是该国损失了大量资金。那次失败的战略是彼时的沙特石油部长阿里纳伊米( Ali al Naimi)拒绝在2014年削减产量的主要因素,当时纳伊米也无法获得包括非欧佩克国家在内的其他国家的支持。另外,纳伊米从1995年到2016年一直担任沙特石油部长,在油价暴跌后,2014年纳伊米拒绝让沙特单独承担减产的负担。但是,当时凭沙特一己之力并未能扭转全球石油市场供需面,单独减产只会让其石油收入大大减少。

当地时间5月7日,沙特王宫颁布法令,宣布解除今年81岁的石油大臣阿里·纳伊米的职务,由沙特阿美石油公司董事长法利赫接任。已经在沙特石油部长职位上工作20年的纳伊米是欧佩克和沙特石油行业的灵魂人物,号称“石油沙皇”,但他从此将退出风口浪尖和权力中心,转而担任王室顾问。

现在的情况与20世纪80年代或2014年的情况并不完全相同。但是,由于沙特已连续几个月单方面减产,石油观察家现在怀疑该国是否正试图成为左右石油市场的关键角色,然后推高石油价格。另外,石油观察家也想知道该战略对沙特石油工业、经济和国库的影响有多大。

纳伊米为捍卫沙特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的份额,采取不减产政策,国际油价由2014年6月的每桶100多美元,狂跌至目前的每桶40多美元。在今年4月卡塔尔多哈举行的世界主要产油国会议上,由于沙特坚持伊朗必须参加冻结产量行动,致使会议以失败告终,主要产油国拟通过冻产以支撑油价的梦想破碎。

如果沙特试图成为左右石油市场的角色,那么该战略面临的一个主要风险是,美国似乎能够解决沙特减产而导致的供应短缺问题。沙特了解美国的石油生产能力。因此,除非沙特计划减产是出于技术原因,否则沙特不太可能在4月份进行更大幅度的削减。沙特不太可能增加削减量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俄罗斯尚未履行其承诺的削减,自去年12月石油输出国组织召开会议以来就没有达标。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由于炼油厂维修季节正在进行,美国未来几周石油库存可能会增加。几个月来,美国的炼油厂一直在满负荷运营。现在,炼油厂正在放慢速度或下线以进行年度维护,并准备生产夏季汽油混合物。美国原油和成品油出口也在下降,这意味着更多的石油和产品将进入储存期,预计未来几周油价小幅下跌。

对于全球石油市场来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一举一动向来是油价走势的风向标。而在欧佩克内部,作为全球石油出口第一大国,沙特话语权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从1995年至今,纳伊米一直是这个话语权的掌舵者,也是沙特石油政策的主导者。他见证了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出口国在油价剧烈波动、地区战争、技术进步等环境下的起起伏伏。

“在我70年的石油生涯中,我见过油价不到2美元的时候,也看到油价飙升到147美元,”他在今年2月份美国休斯敦的行业会议上表示,“我经历过产业过剩与供应紧缺,也目睹了石油泡沫的繁荣与破灭。”在他的任期内,石油行业度过了“黄金年代”,欧佩克的石油收入激增近10倍,至1万亿美元。

2014年11月,正是在纳伊米不减产政策的推动下,全球油价一路下跌。将高成本的生产商,尤其是美国的页岩油生产商挤出市场,是这一政策背后的动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手机版599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页岩气或将决定能源价格,石油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