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昱事件引发债基大跌,丙类户非法交易

2019-09-21 00:11 来源:未知

  短短一个星期之内,许许多多的中国投资者开始去了解什么叫做债基。一场债券市场的监管风暴在涉及了万家基金明星经理邹昱之后开始升级。几天之内,人们明白了债基是干什么的;几天之内,公募基金的诚信度再一次受到质疑。

  史进峰

  本刊记者 田磊

  邹昱出事引发债市大跌

  4月4日,清明节前夕,2013年初刚被晋升为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的杨辉,被警方带走调查。这位债券市场的明星人物最终倒在了债市灰色地带——丙类户的非法交易上。

  一场涉及银行、基金、券商的金融监管调查,让近些年风光无限的债市陷入恐慌,也让一度以低风险著称的债券产品管理漏洞浮出水面。从万家基金的邹昱被调查,到易方达的马喜德涉嫌2008年挪用巨额资金从债市牟利,让“代持”以及利益输送等业内潜规则曝光在大众的聚光灯下。

  周四,债基在跌,尤其是杠杆债基更是放量大跌。博时裕祥B下跌了2.69%,天弘添利B下跌了1.96%,富国汇利B下跌了1.57%。这样的跌幅,在债基市场上已经能够称得上暴跌。而这一切,是从万家基金明星经理邹昱开始发端。

  不到一周时间,万家基金固定收益的核心人物,其固定收益总监邹昱也被警方调查,消息从上周开始便已风传整个银行间债券市场。直至4月15日,由邹掌管的万家添利分级债券出现大量赎回。当日下午2点后,万家添利B成交价大幅跳水,成交额将近1亿,为前一日的10倍。

  代持养券揭开业内黑幕

  4月15日,有消息传出,担任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万家添利分级债券基金基金经理和万家14天理财基金经理的邹昱因债券操作违规,涉嫌利益输送,已被监管机构带走协助调查,本人也被控制。4月16日上午,万家基金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更换基金经理等事项的说明。邹昱离职被证实,基金经理朱虹、孙驰将接管邹昱所管理的三只基金。万家基金4月17日再度发布公告,称邹昱因个人行为正在被公安部门调查。基金经理邹昱2008年4月加入万家基金,是债券基金领域的一位明星。他所操盘的万家添利在2012年的净值增长达到15.38%,在同类基金中名列前茅。

  4月16日,传闻进一步发酵。万家基金不得不作出特别说明,称基金经理邹昱因个人原因无法履行基金经理职责,其所管理的三只债券基金,公司已分别指定经验丰富的基金经理进行投资管理。市场传闻多个版本,其一风格激进的邹昱进行大规模代持操作,并利用外建丙类户向自己利益输送;第二,涉嫌向一些农信社省联社行贿。

  无疑,引爆了此次风暴的导火索是万家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交易违规。4月15日,万家添利B遭受大额卖单砸盘。当晚,基金圈内传闻,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邹昱被带走调查。4月16日上午,万家基金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更换基金经理等事项的说明。4月17日万家基金再度公告,称邹昱因个人行为正在被公安部门调查,至此,这成为国内首次出现债券基金经理直接被公安机关调查的案例。

  此后几天,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杨辉、齐鲁银行资金营运部徐大祝相继被传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随后,债券黑幕被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

  此外,尽管市场上传闻有多家券商、基金,甚至商业银行相关债券交易人员牵涉其中,但截至目前记者没有获得更确切的消息,也没有更确切的消息显示这是人民银行、交易商协会和证监会联手掀起的一场银行间债市监管大风暴。

  资料显示,邹昱毕业于复旦大学,硕士学位,2006年7月至2008年3月,在南京银行从事固定收益研究,2008年4月进入万家基金,离任前,不仅担任万家基金固定收益投资总监一职,且同时担任3只债券型基金的基金经理。同时这位80后基金经理也被认为是公募基金业最年轻的固定收益总监,也是万家基金的招牌。

  债券黑幕被曝光

  不过,这毫无疑问是继2011年8月富滇银行倒券风波后,银行间债市又一次“丙类户”危机风波。

  笔者曾与邹昱有过一面之交,邹昱长得很白,看上去温文尔雅,谈吐之间略显一丝羞涩。难怪事件曝光后,熟悉其的人都会扼腕叹息。

  由于尚没有确切的消息表明,邹昱等人是因为何种交易被调查,一时间传言四起,其中流传最多的是“涉嫌代持养券”和“利益输送”。

  目前我国银行间市场结算成员有甲、乙、丙三类,甲类为商业银行,乙类一般为信用社、基金、保险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而丙类户大部分为非金融机构法人。丙类账户的活跃存在往往给债市灰色交易提供了可能,近期一系列案件有望引发监管进一步关注。

  而在4月16日,微博签名为万家信用恒利基金经理的微博网友yc0121发布了一条耐人寻味的微博:“感谢关心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的同业们,感谢投资人信任,感谢辛苦工作的同事。感谢那些默默支持我们团队的人和默默支持我的人。今天是需要保持理性和冷静的一天,但是很多事情让我时刻感到被温情包围。感谢这个经历。”

  所谓“代持”、“养券”,是指投资机构以现券方式卖出债券后,跟交易对手私下签订协议,在将来某一时点以接近当初成本价重新买回该笔债券。以买回债券的期限进行划分,期限较短的称为“代持”,不断滚动续作、期限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称为“养券”。

  投资风格激进

  同时,该网友还贴出了一则承诺书,并附言,“这不是空话,是职业操守和良心。”不过,该网友的身份并未得到新浪微博的官方认证。而资料显示,万家信用恒利基金的基金经理为唐俊杰和朱虹。

  “投资债券会有额度限制,每个机构和监管层包括证监会银监会都会有一个风险指标,会对券的品种和总量作出比较细的规定。比如杠杆最多是三倍,也就是说一个亿的资金,最多持仓三个亿的券。有的机构可能监管严一点,最多买2个亿。对基金来说限制更多,有些基金为了做利润可能会从别人那边代持,但这对于基金来说是违规的。把债券代持到别人那边就能绕开监管不受一些限制。”一位交易员解释称。

  1982年出生的邹昱,2008年4月进入万家基金,而这家公司的货币基金表现历来激进。

  对于邹昱涉案的原因,据市场口径或与其代持养券有关。一时,业内专业名词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所谓“代持养券”是指投资机构以现券方式卖出债券后,跟交易对手私下签订协议,在将来某一时点以接近当初成本价重新买回该笔债券。以买回债券的期限进行划分,期限较短的称为“代持”,不断滚动续作、期限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称为“养券”。

  据了解,目前我国银行间市场结算成员有甲、乙、丙三类,甲类为商业银行,乙类一般为信用社、基金、保险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而丙类户大部分为非金融机构法人,丙类账户的活跃存在往往给债市灰色交易提供了可能。比如说,可能会有一些人在一些机构养券后将收益划到自己的账户中,通过一些债券私募的方式。而这种私募就是所谓的‘丙类户’。这种公司注册门槛较低,资本金较小,有的只有一两千万甚至几百万。业内人士称,不排除有债券基金经理或券商资管人士自己在外面注册成立公司通过这种方式参与银行间债券交易。由于交易债券的资金都是大额的,动辄上亿,而且都是机构在交易。一旦有灰色交易,利润比股票大多了,因为数额巨大。

  4月16日,一位货币市场基金经理如是告诉记者,万家基金的投资风格是市场公认的激进,持有的债券资产相对评级都比较低。

  需要指出的是,代持养券在业内属于比较普遍的一种操作办法,有杠杆效应,可放大规模。实际上也正是由于债券“代持”行为的存在,基金经理们得以不断放大基金运行的杠杆倍数,在近年打造出一个债券基金高收益的神话故事。

  黑幕揭开一片恐慌

  “我们一般自己只能拿AA 或者AAA的产品,但万家拿债级别比较低A 或者AA-。”上述基金经理说,邹昱管理的货币基金大量持有11沈国资,冀渤海债,石化转债,美丰转债,09铁岭债等收益相对较高的城投债和可转债。

  据记者了解,万家基金原基金经理邹昱执掌的万家添利债基,就一度是债基高收益的代表。在去年,万家添利分级基金去年的收益回报率为16.56%,同类102只产品排名第二位,已可比肩股票型基金中的领头羊,虽然近年来债券市场表现火爆,但较高收益信用债年利率也不过在6%-9%之间,国债、央票等的利率则更低,债券基金却能实现远高于普通债券利率的收益率确实匪夷所思。

  一直以来,很多购买债券基金的投资者并不清楚债券基金到底从事哪些业务,甚至一些银行的理财经理,也只以为债券基金就是买债券后持有等付息。所以,在人们的心目中,债券基金就意味着安全稳定,不会赔钱。如今,人们的认知发生了变化,对债基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甚至出现了恐慌心理。“就是因为邹昱的事,让我的业务黄了,客户本来都准备买债基了,现在放弃了。”某券商客户经理这样说。

  16日,有媒体报道称,邹昱涉嫌债券代持和利益输送。事实上,对于券商、基金等机构而言,中国银行间债市债券代持是相当普遍的行为。

  一位业内大型基金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基金经理表示,机构之间的代持行为很普遍,代持的目的一般是为了突破监管限制和粉饰业绩等。但还有一种情况涉及代持过程中与丙类户的利益输送问题。即丙类户找到交易对手谈好品种和价格等后,约定资金雄厚第三方代持债券,交易盈亏由丙类账户承担,第三方的收益协议上固化为高于市场价格的资金拆借利率。通过这种形式,部分利益被输送到丙类户。

  事实上,恐慌情绪出现在方方面面。由于近日债券市场多人被调查,市场参与者普遍相信,监管层已开始针对代持情况展开行动。受此影响,债券市场4月18日卖盘明显增加,部分代持业务较多的券商和基金因恐慌情绪急忙抛出手中的债券。

  举一例可以说明代持对机构投资者的重要性。比如一家券商有10亿资金的盘子,40%的杠杆,那么它顶多购买14亿的债券,如果该券商还想继续买债,又不能往上加杠杆,此时代持就是一种很好的解决方案。

  “如何判断代持的性质,关键还是要看代持的收益是否进了与金融机构存在关联关系的个人腰包里。”一位机构负责人表示。

  根据上海国际货币经纪有限责任公司公布的数据,周四中票市场抛盘加重,买盘稀少,收益率持续上行。大部分短融券种收益率都有明显反弹,基金及券商普遍开始抛售,银行多为买盘。“今天市场的利率债、信用债的收益率都有所反弹,10年、7年期国债大约都上行了2个基点,有的信用债甚至上行了10个基点。大家现在都很紧张,听说监管层要对代持的现象进行一系列的排查,一些代持的券商和基金产生了过度的恐慌情绪,一些债券抛盘严重。”某证券公司固定收益部交易员说。

  该券商可以和银行签一个代持协议,银行帮其购买某个债券,券商则承诺7天回购。这项买卖中,债券收益率为6-7%,券商付给银行的代持成本可能只有7天回购利率加100个BP,剩下的价差则归券商。表面上看,这是一宗“空手套白狼”的好生意。

  债基利益输送堪比“老鼠仓”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手机版599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邹昱事件引发债基大跌,丙类户非法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