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浴火重生前的煎熬,毛晓峰被查或揭开银行

2019-12-23 12:01 来源:未知

民生涅槃关键棋子

摘要: 一些知情人士分析,毛晓峰协助调查可能揭开银行界政商关系的新盖子。最近刚刚宣判的原农行副行长杨琨利用个人手中权力,为有关企业和个人谋取利益3000多万元,此外原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陶礼明案发也与此有关 ... ...图为毛晓峰。  行长被查、股东更迭、战略转型,民生银行将如何应对这一连串变动?其种种治理挑战和管理压力,并非无端个案  因安邦保险集团强势入股而处于不安中的中国民生银行,尚未获得喘息,惊变接踵而至。  1月份最后一个周末,北京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2号民生银行总行内,灯火通明,全员加班,各方正在为行长毛晓峰被调查一事而紧急应对。  1月25日,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失联,消息在董事会层面悄然传开,直到30日傍晚,为业界所知并被媒体报道。次日,民生银行紧急召开临时董事会后发布公告称,毛晓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民生银行董事、行长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职务,暂由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代行行长一职。  这一时点的民生银行,可谓挑战重重。股东层面,安邦保险集团意外闯入成为第一大股东,引致董事会更迭,股东间的利益格局被改写;行长毛晓峰被查,很可能揭开相关政商利益关联,或将牵连出更大腐败链;业务层面正逢转型关键期,因前期“两小业务”(小微企业贷款、小微金融)激进扩张,不良资产飙升,宏观经济降速增长,利率市场化大潮来袭,民生酝酿多时的“凤凰计划”即将启动。  民生银行如何应对这一连串变动,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今年5月,民生银行新一轮董事会换届料将如期进行,按洪崎透露的时间表,届时新任行长亦将随之确定。而就在2月初,民生银行前董事史玉柱在微博发炮,“如果这次领导再委派一个陌生人空降到民生当行长,股东大会上我投反对票。跪拜基金经理和民生股民也投反对票!”民生的治理挑战和股东分歧被进一步推至聚光灯下。  2月1日,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在投资者交流会上再次表达了对安邦保险集团成为民生银行大股东的欢迎,并透露了“凤凰计划”的细节。  洪崎表示,民生银行发展战略将发生微调,未来计划通过3年至5年发展,实现零售、小微(包括部分中小)、公司业务“三三制”的均衡发展格局;组织架构层面,新设对公网络金融、现金管理部、战略客户部。这份“应对利率市场化能力提升计划”,又被命名为“凤凰计划”。这是公司战略自2009年以来,又一次重要的发展方向调整。  摆在民生银行面前的,不仅是业务层面的转型,还有公司治理的完善。市场分析认为,民生银行的涅重生,还有赖于彻底罢黜体制性干预,冲破不合理的制度羁绊,建立高效市场化的公司治理和决策机制,回归商业银行市场化运作的本源。  毛晓峰被查  毛晓峰的失联并非没有征兆。早在今年1月初,民生银行总行董事会办公室包括一位处长级别在内的几位员工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配合调查,调查的内容与民生银行向神秘太太团“发空饷”有关,这几位员工正是具体的经办人员。  一位民生银行高层对《财经》记者证实,多年来,民生银行内暗藏吃空饷的“太太团”,其中包括曾任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的夫人谷丽萍、曾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夫人等,随着调查深入,这些腐败行为或将逐渐浮出水面。各种迹象显示,毛晓峰被调查,并非完全“个人原因”。  毛晓峰个子不高,但很精干,曾以425万元年薪问鼎年度“最赚钱董秘”。他1972年出生,1999年至2002年间任共青团中央委员会办公厅综合处处长、团中央实业发展中心主任助理,2002年“空降”到民生银行,出任总行行长办公室副主任,2003年成为董事会秘书。2008年被任命为民生银行副行长,直至2014年8月,正式出任民生银行党委书记、行长。  不过,在一位民生银行内部人士看来,毛晓峰业务能力并无特别突出之处,总行和分行部分高管对其并不信服。但在董事会,毛晓峰获得的认同较多,今年1月初,民生银行一位董事对《财经》记者说,毛很年轻,但比较稳重,大局观很好,他和洪崎是很好的搭配。  在民生银行内部,毛晓峰颇受前任董事长董文标的赏识,交办具体事务尽心尽力,数年间从行长办公室副主任一路提拔至第一副行长,直至董文标离职董事长时,递进接替洪崎,成为民生银行行长。此番被调查,毛晓峰成为民生银行历史上首位被相关部门调查的行长级别的负责人,至于调查的原因,有传言称与原中央统战部“令计划案”有关。对此,民生银行并未予以正面确认。  中国民生银行成立于1996年,由59家股东(48家为民营背景)发起成立,注册资本13.8亿元,由于股权结构高度分散,这么多年来,民生银行股东争夺战暗中潮涌,新希望集团、复星集团、东方系、明天系、中民投等各路资本都曾激烈角逐,试图完全控制这家银行,但最终事实上形成了多方博弈均衡。  这种股权层面的先天特性,在公司治理层面具有双重效应。一位民生银行董事坦言,股权分散看上去是好事,但是也会带来一大风险,就是内部人控制,当股权分散后,这些股东如果谁都不愿意付出努力进行监管,管理层如果有自己的想法,在做通一部分股权代表方的工作,有所作为甚至进行利益输送,股东们并不容易在第一时间察觉。  因此一些知情人士分析,毛晓峰协助调查可能揭开银行界政商关系的新盖子。最近刚刚宣判的原农行副行长杨琨利用个人手中权力,为有关企业和个人谋取利益3000多万元,此外原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陶礼明案发也与此有关。  上世纪末,吴敬琏等学者将政治经济学概念“寻租”引入市场经济的转轨分析,他们认为,中国腐败蔓延的一个体制基础是:行政权力对于微观经济活动的广泛干预,会造成凭借权力取得“租金”即“非直接生产性利润”的众多机会。  政商关系这一中国政治生态下特殊的产物,对于那些长袖善舞的企业家,这是实现超常规发展和攫取资源的主要手段,而对于守善经营的本分企业家来说,却是难以逾越的资源和发展鸿沟。12 / 2 页下一页

图片 1

就在多家民营银行相继筹备开业之际,已成立20年之久、曾享有中国惟一一家民营银行声誉的民生银行(600016,股吧),感受的却是浴火重生前的煎熬。

用一句广告词来形容,安邦保险集团的扫货行动简直是“根本停不下来”。继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之后,安邦财险又挤进了招商银行董事会。因其彪悍的投资风格,安邦被市场称做“野蛮人”,虽然声称只是财务投资,但安邦强势拥抱两家上市银行的做法也让市场对于安邦欲升级为金控集团的猜测陡然升温。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安邦的加入或多或少会对银行管理、业务发展产生影响。

先是1月26日安邦再次强势大举收购AH股,再是1月30日晚坊间传出赴任不到半年的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被带走调查。再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2号民生银行总行大楼的十一楼会议室,打破了以往周末的宁静,一场不寻常的董事会临时会议和投资者交流会,分别于1月31日14时和2月1日11时紧急召开。

仅仅是财务投资?

危急时刻往往是考验公司是否负责任、公司治理是否健康的时候。“救火队长”、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带领高管第一时间站出来“直面不测”的态度和频频传递出的“一切经营正常”的信息,收到了二级市场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

在2013年尝试进入招商银行董事会被否决后,此次安邦得以如愿进入招商银行董事会。

2月2日,民生银行A股开盘即大跌6%,金融股纷纷“受牵连”跳水,但民生银行低开之后就开始反弹,资金护盘迹象明显,当天以下跌3.17%收盘;2月3日民生银行AH股继续拉涨,即便2月4日随大盘下跌,在银行股队列中依然不是表现最差的,民生银行“黑天鹅事件”尚未成为做空的工具。

招商银行日前发布第九届董事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决议公告,增补安邦财险董事长张峰为招行第九届董事会非执行董事。该议案将提交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审议通过后,张峰的董事任职资格尚需报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监督管理机构核准。张峰为安邦财险董事长、总经理,兼任安邦旗下养老保险公司董事。

市场和政治因素叠加,民生银行江湖风起,安邦未来扮演什么角色是最大的变数,而选谁当新行长则是民生银行能否顺利凤凰涅槃的关键棋子。

事实上,安邦早已对招行青睐有加,通过增持股票来扩大持股比例,希望不断提升自己在招行的影响力,当安邦持股比例为2.76%时,就开始冲击招商银行董事会,但被否决。2013年12月9日,安邦首次举牌招商银行,斥资136.78亿元买入招商银行11.33亿股,占该行总股本5%,创A股大宗交易纪录。此后,安邦不断在二级市场上进行增持。2014年6-12月的7个月中,安邦财险有6个月增持招行股份,其中,2014年12月安邦曾三度增持招行。

新行长“X”因素

招商银行2014年年报显示,安邦财险持有招商银行27亿股,占总股本10.72%,为第二大股东,仅次于第一大股东招商局。在7月10日的增持之后,招商局集团通过其附属公司间接持有招行股份20.94%,其中持有A股20.32%、持有H股0.62%。

过去几个月,老股东的疯狂减持和新股东的强势涌入将民生银行的走向引入谜团。但在“救火队长”48小时的紧急安抚下,二级市场或迎来了短暂的风平浪静。

对于安邦跻身第二大股东,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安邦已明确表示增持是财务上的决定,相信不会对集团董事会有变化或风险,他相信安邦增持可令集团股权更多元化及市场化。安邦人士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仅仅财务投资。

“在1月31日的董事会会议上,股东们态度高度一致,纷纷表示看好民生银行的长远发展,不会卖出民生银行股票。”洪崎在投资者交流会上称,安邦增持看好民生银行的长远发展,并表示将只作为财务投资者,双方已经在一些业务领域展开了合作。

在增持招商银行的同时,安邦保险还大举增持民生银行,并成为该行单一最大股东。2013年安邦保险连续增持民生银行,并于2014年11月-2015年1月连续12次增持民生银行,持民生银行A股比例从5%增至22.51%,安邦保险副总裁姚大峰因此成功进入民生银行董事会。

从大股东同意不减持表面上看,股权争夺战已短暂休战,但人事地震引发的空缺行长一职将迎来新一轮争夺战。

大金控仅差信托

洪崎在2月1日投资者交流会上透露的信息显示,4、5月份,民生银行董事会将进行换届,在此之前,何人担任行长、党委书记,将有定论。

安邦之所以强势入主招行、民生,与其激进的增持风格密切相关,与中国人寿(601628,股吧)等保险巨头采取温和的定增或协商方式实现跨界混业经营完全不同。安邦是在二级市场高举高打、强势杀入。在对民生银行股权发起进攻的过程中,安邦保险三次触及监管层规定的举牌红线;对招商银行股权的分食,也是三次撞到了红牌。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果仅仅是财务投资,没必要触及举牌“红线”。

一般而言,晋升上市银行行长无外乎两种路径:外部空降和内部提拔。

高登资本首席经济学家付立春认为,安邦实际就是想做金控集团,而控股银行是其成为金控集团的一个重要步骤。而当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安邦进驻两家银行的意图时,安邦人士表示不予置评。

纵观民生银行近20年,共产生了6位行长:首任行长童赠银从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位置上调任,做了一年多;第二任行长蔡鲁伦从中国人民银行湖南省分行行长位置调任,从1997年7月开始,任期2年零9个月。

就在五年前,安邦保险集团还仅仅只有一家财产险公司。但如今,安邦已集齐保险 、资管、银行、券商、金融租赁和基金6张金融牌照,只差一张信托牌照就能集齐“七龙珠”成为又一个金控集团。此前,曾传出安邦将收购天津信托的传闻。

之后,董文标担任行长时间长达6年。2006年,随着董文标就任民生银行董事长,行长一职由汇丰银行中国业务总裁王浵世接任,其在民生银行不到3年便离职。

在混业经营的形势下,金融巨头升级为金控集团的戏码屡屡上演,中信、光大、平安三家金融控股集团将7张牌照收全。安邦也不甘落后。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乐白家手机版599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民生浴火重生前的煎熬,毛晓峰被查或揭开银行